© 一介 版权所有

 © yiiie. All rights reserved.

来自地狱的好奇心日报 | 王译达

人有多大胆  地有多大产

想回村里养蜂种田的植物杀手!

当我们谈论地狱的时候
我们在说些什么
 
回避
黑暗
或者恐惧
还是做了恶才有的下场

 

 “哔——”



但在王怿达眼里,
地狱,
是像任何可以谈论的东西一样,
跟黑暗无关,却是有些好玩的东西。

《地狱如是》在一介展出现场。一群正在“窥探”的人。

在这次小展中,「地狱如是」的布置不是一个小工程,光是这一个一个的黑箱子,就刷了整整一天,在她看来,把原本的牛皮纸盒子全手工涂成黑色,这本身就是个怨念很重的事,跟主题很搭。

王怿达认为,观展的互动性很重要,而「地狱」这个东西刚好是大家不熟悉的,未知的,不曾经历的(谁会经历过啊),置身事外的,虚拟的存在。

所以黑盒,再配上窥探,恰如其分。

那箱子里究竟是什么呢?

王怿达说

是我们自己

而最后一个黑盒里是一面镜子,看过去即见本人。

原来到最后,

即使是看似如此不相干的“地狱”,我们每个人也无法置身事外。

如此窥探,是不了解所产生的好奇在驱动,还是不了解产生的不安在助攻,只有看的人自己才知道。

而这个窥探的小孔如此之小,里面的全图自然是看不全的,但王怿达说:看不全,就越想看全,地狱就是一个看不全的东西,没去过的地方,谁敢说自己看的全?去了就看全了。

啧啧

说大实话,王怿达算不留余地了。

以上,是这次展出的「地狱如是」,但王怿达有关“地狱”的探索,却还在继续。

面对面采访5位陌生青年,通过绘制遗像的方式,换取他们关于死亡的思考与故事。

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你,
作何感想?
还生着的时候面对自己的遗像,
还会为了看得到的结局,拼命挣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