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介 版权所有

 © yiiie. All rights reserved.

Heidegger Study Model | 向惠迪

向惠迪,就读于美国休斯顿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建筑和视觉艺术专业。通过质询在当代过物质化,过图像化和过信息化环境下私人与公共的日常美学体验,她的雕塑作品多思考艺术,设计,哲学,功能,住宅,空间的边界,互动,解读与在解读。她的最新的关于 “Cuteness”与住宅的研究尝试揭开在建筑与艺术领域中,人在日常生产,消费,以及流通传播中的情绪, 欲望与思考。

Heidegger Study Model #5
2017
paint on wood, glass, found obect 

50cm* 40cm*35cm 

Heidegger Study Model #6
2017
paint on wood, glass, IKEA table steel frame, found obect 

80cm*50cm*130cm

一介展出现场

“20世纪德国哲学家Martin Heidegger在他的著作Building Dwelling Thinking中提出了他对于建筑物和住宅的观点。他认为居住(dwell) 本身才是目的,而建筑物只是居住的一种手段。居住空间应该是一种让人类肉体与精神栖息与存在的空间。对Heidegger来说,居住(Dwelling)的场所不仅仅局限于真实存在于物理世界的恒定的空间。一个住宅(a house)作为公认的居住单位,不应只是一个物理结构。换句话来说,住宅并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实体。住宅应该允许我们将我们对于外部世界与内部自我的认知都投射到一个结构之上去创造出一个我们能够自然地存在(精神和肉体双重意义上)的空间。 

 

展出的作品是海德格尔研究模型系列的第五、六件,分别是一把椅子和桌子的模型。“海德格尔研究模型将抽象的建筑模型和家具模型作为媒介去思考人与空间,人与精神住宅,肉体住宅的的关系。五号和六号都将儿童记忆中的符号,不安的成人体验,当今大众文化中荒谬的流行元素与量产商品,功能与反功能的边界思考融合进一个统一的整体当中。这个整体表现了人对于日常概念与经历的投射。这些熟悉概念的投射通过抽象变得疏离与不熟悉,从而引起他人的思考与共情。"

 

“作品尝试融合并抽离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体验,去引发对于社会认知与自我认知的质疑。这两件作品体现的是艺术家长久以来对于自我与当今社会的质询: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在时间中(幼年与成年,历史与未来)和在空间中(家里与家外,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自己与世界)找到自己的定位与自己的观点,并发声。”

一介提问向惠迪

Q:在一介展出的是该系列的第五、六个作品,我们知道这系列一共有七个作品,可否简单的介绍一下其他几个作品呢?

 

向惠迪:这一些系列,如其名,是对Heidegger对于住宅居住理念的反思。但这一系列其实并不是纯粹的学术的严肃的哲学的讨论。所以不是作品,或者模型,而是学习模型,或者就是我们俗称的草模。我觉得更多的,反应的是我在面对严肃哲学或者建筑理论(一个建筑学生的噩梦)的时候的矛盾心理。一方面作为一个很容易想多,很喜欢搞“玄龙门阵“ (玄学)的人,我感觉我就是要很理论很学术;但另一方面,我又深刻地感觉到“啊生活不就是充满超现实的吗,家不就是轻松的吗?我才不要多想,谁在乎那些稀奇古怪的理论啊。“  我认为,家是产生这种矛盾心理的地方,人可以一边弃疗地躺平,一边感觉自己站在哲学家的肩膀上对世界牙尖。人在家里是很诚实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对家,住宅和私人空间很感兴趣的原因。

 

这个系列其实是从2016年秋天开始构思,在2017年春季的时候我在我的学校的展览中展出了4件作品,然后在夏天的时候我又创作了包括这次在一介展出的两件一共三件作品。前四件作品更多地是从住宅和房间的尺度和维度去思考的。其中有一件是一颗很大的,蛋黄是方形的蛋,代表的是厨房。这颗蛋来源于宜家桌子的桌腿和我有一天做饭不小心摔坏的一颗蛋。

 

后三件作品,包括这次在一介展出的两件作品,更多的是家具的维度。我是在我家阳台用一把拉花锯搞出来的。因为这三件作品是在成都完成的,所以我加入了一些童年的元素进去,这种心境也只有在成都的时候才有。

 

 

Q:在这两个组合装置中都出现了玻璃,对玻璃这种材质的选择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向惠迪:这其实是我第一次在作品中使用玻璃!所以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材料。我认为玻璃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材料。一般来说,我们认为玻璃是透明的,或者通过玻璃,我们想营造的是一种透明感,不存在感。但事实上是,在各种反射折射的作用下,玻璃很多时候其实是完全不透明的,甚至是会给人造成各种错觉的。我对这种冲突很感兴趣。

 

 

Q:为什么选择在一介展出这两个作品?

 

 

向惠迪:首先,一介特殊的空间性质很适合五号与六号作品,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一介对于未知,思考,表达以及不确定性的理念与该系列作品作为实验思考工具的理念相符。 

 

 

Q:最近是否在进行新的项目创作,或是最近关注的议题?

 

向惠迪:我最近的项目与城市与城市infrastructure有关,相当于延续了Heidegger Study Model这个系列,从房屋到家具,然后到了更大的维度。新的项目关注的是城市中影响人移动与消费行为的元素。另一个并行的项目是对于可爱(cuteness)的研究,探索可爱作为严肃美学体验的可能性。这个项目的第一件作品就是King Snuggadoodle Memorial, 是一件接近三米的作品。欢迎大家去访问我的网站:xianghuidi.com 我的作品也会在上面持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