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介 版权所有

 © yiiie. All rights reserved.

票根 | Ray

一提起票根,人们本能的反应是想到纸质的。在那些纸质票根上, 可能好多年后唯一留存的就是我用圆珠笔写下的和谁共看一部电影。

我将这些信息搬到了陶瓷上,对于陶瓷这种材质来说也有它的脆弱, 但是在陶瓷表面留下的痕迹却能长久保存,永不褪色。

是那些珍贵的片段瞬间以及关于他们的深刻记忆,构成了我的生活, 我想要保存的生活片断,凝聚在这每一张小小的瓷片上,无论是最原 始的色彩,还是褪色的模样,我都想好好珍藏。